移动转售商的2016:曙光在前头

  • A+
所属分类:业界

移动转售商的2016:曙光在前头

去年初,我写了一篇《移动转售商的2015:剩着不为王》,把转售企业分为渠道型、行业性型、互联网型、自有产品型和创新型,逐一预测试点结束时的结局。当时的判断是:试点结束时,能盈利的移动转售商如凤毛麟角,这项业务犹如弃之可惜吮之无味的鸡肋;如果还能再往前走,还是有新的机会。

如今进入到2016年,两年的试点已经到期。虽然工信部还未就移动转售问题发布完整的策略和政策,但最近发布的《关于移动通信转售业务批发价格调整的指导意见》,仍引发了业界对于移动转售业务的关注。对于批发价格指导意见的内容,局外人看似是新增的虚拟运营商利好消息,其实并不值得过于兴奋--无论是批发价格的确定方式还是价格浮动调整的原则,都已经在运营商侧得以实施。换句话说,这个指导意见的下发只是将一些已经执行的规则在政府层面进行了明确,并未有大的突破。

如果政策不发生大的变化,已经开展业务的虚拟运营商们将获得正式的移动转售牌照,那么2016年他们的前景如何?我再大胆地预下:

一、面向大众市场的移动转售业务逐渐收缩,重心向细分市场转移。

纵览试点期间转售企业们的反应,最大莫过于"批零倒挂"。虚拟运营商以各种方式反映基础运营商的批发价格过高,是制约移动转售业务发展缓慢的核心原因,但各家基础运营商都声称给转售企业的都是标准定价的折扣价,自己并不违规。

实际上,批发价高于市场价的原因,有的是运营商资费不一,部分地区价格优惠力度较大;还有的是因为在提速降费的背景下,资费下降的速度较快,降价之后的价格低于之前约定的批发价。为了解决这些问题,工信部发布了转售业务批发价格的指导意见,试图消除这些不合理的批零倒挂,使转售企业获取业务的价格方面不要吃大亏。

虚拟运营商以渠道方式轻松获利,这并非发展移动转售业务的初衷,也不利于基础运营商和虚拟运营商的和谐。因此在政策方面最多做到不让转售企业吃亏,不会让基础运营商的批发价过低。这样的政策导向削弱了面向大众市场的渠道型转售企业的积极性,鼓励引导行业型和自有产品型的转售企业发展,通过发展行业应用和产业创新,使移动通信为基础的各项业务更加丰富多彩,促进信息化的发展。

二、品牌示弱,成本压缩,虚拟运营商学会过紧日子。

还记得移动转售牌照刚发放时的喧嚣么?那时候一会儿一个发布会,一会儿一个启动仪式,各家转售企业在品牌建设方面挥金如土,老板们在台上侃侃而谈,畅想颠覆以互联网思维颠覆运营商的美好未来,这些秀并没有给企业带来如潮的用户,只是公关公司送过来的厚厚账单。大潮退去,除了业内人士,还有多少人记得那些虚拟运营商的品牌、形象、产品,甚至公司的名字。如今,即使是放号不错的虚拟运营商,也降低了品牌宣传的力度,因为效果实在不尽如人意。

不仅是营销宣传成本,由于业务发展不如预期,营收状况不佳,其他运营成本也有大幅压缩的趋势。刚刚组建到位的团队开始人员流失,刚刚建成的IT支撑系统开工能力不足被迫削减成本,这些都是不得已的做法。有的企业已经在考虑将转售业务剥离甚至裁撤,以避免对其他业务的影响。

业务拓展不佳的情况下,通过降低成本来提升收益,这是不得已而为之的做法。但这样将导致恶性循环:创新不足,空间不够,积极性下降,更容易导致优秀的人才快速流失。对于转售企业来说,此时需要尽快确定未来的发展方向,越是拖得久了,问题就会越难解决。

这些说的都是负面的发展趋势,那么移动转售真的走向死胡同么?当然不是。

三、运营体系逐步形成,优质与创新的企业逐渐崭露头角。

此前我的文章曾经提到过,两年的试点期很短,而很多问题的解决需要时间。而今,转售企业在付出了比较大的代价后,也在实践中逐渐积累经验,通过实战逐渐学会了如何做一个运营商。更重要的是:经历了最初的躁动与狂热,移动转售业务的参与者冷静了下来,理性地看待问题并加以解决,这是成功的基础。

中国的转售企业错过了用户规模发展的机会,很多海外曾经的成功经验无法复制。但同时也应看到,成功的模式并非只有一种。美国的Jasper其本质也是虚拟运营商,他将自己的平台、技术,与基础运营商提供的通信服务整合,形成了新的产品和应用,在物联网领域获得了极大的成功。如今中国的虚拟运营商站稳了脚跟,可以结合自己的特征进行创新,相信以民企的机制和智慧,在众多的转售企业中,有能成功走出来的明星。

四、生态环境逐渐完善、稳定,政府的管制政策和企业的管控模式走向成熟。

移动转售业务最初几乎是一片空白,而今从产业政策到技术标准,已是硕果累累。最初时各方参与者相互不信任,举步维艰;而今一起经历了血与火的洗礼,能够客观、理性、积极地坐在一起研究问题,制定解决方案。这些变化都标志着,移动转售业务的生态环境正在逐渐改善,相关各方的态度不再焦虑浮躁,而是务实地共同朝发展目标行进。

要构建良好的生态环境,2016年有两个因素非常关键。

一是行业监管部门的态度,不可放弃,不要对移动转售业务的发展失去信心。期望短期牟利者大都已经离场,虚拟运营商回归理性,最难熬的时间已经过去,这个时候如果放任移动转售业务自由发展,就可能前功尽弃。

另一个因素就是基础运营商。如今在运营方面,虚拟运营商的经验和能力已经不弱于基础运营商,而民企的机制更会缩短转售企业的学习和适应周期,估计不久的将来,虚拟运营商就会倒逼基础运营商提升运营管理水平,这也将是虚拟运营商推动行业进步的一种体现。

如果监管部门坚定信心,如果基础运营商积极配合,我相信2016年将有移动转售企业涅槃重生,通过努力来为自己正名:民企做运营,我们可以更出色。

文/宁宇,作者微信公众号:尚儒客栈(CMCC-ningyu)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